欢迎光临,今天是:
新闻热线:13958846666投稿邮箱:ruianxww@126.com
瑞安新闻网您所在的位置: 您当前的位置 : 瑞安网  ->  玉海文苑  -> 正文

鼓词情结

www.zzmeijie.com2019年07月24日来源:字体:

鼓词情结

  大凡温州人,都有鼓词情结。

  我说的温州人,应该是指现在六十岁以上的老人。

  像我们这种六七十岁的温州老人,哪个不在听鼓词中长大、听鼓词中老去呢?

  早年温州各地习俗,凡农村遇社日庙会,神佛开光、宗族活动、家逢寿诞、婚丧嫁娶,或夏日纳凉,或犯禁、争端认错等,总喜欢邀请鼓词艺人去演唱。鼓词仅一人演唱,非常方便。村头巷尾,草坪中堂,都可作场;多则连台数日,少者一夜即止,都可自便;而曲调文雅易懂,令人赏心悦耳。

  演唱时,艺人把一张约1.5市尺见方的凳子倒置,用带子把四只凳脚绷成网状,右前放扁鼓,正中摆牛筋琴,右面后凳脚上系着抱月(梆),前围一幔。也有艺人在右面凳脚上挂堂锣,以增音响气氛。

  表演时,艺人端坐椅上,左手持鼓签(筷子),敲奏琴、鼓、梆、锣(堂锣),右手夹三粒板,轻摇作节拍。表演者一人多角,兼生、旦、净、末、丑于一身;唱白吐字清楚,情节交代分明,神态掌握准确,人物刻划逼真,真个是一人坐阵,万众膺服。故凡生老病死、喜丧节庆,甚至邻里小打小闹,都请先生唱词。词的名义于是也多,有满月词、对周词、婚嫁词、丧葬词等。那打赌、偷树或邻里吵闹后的道歉赔礼词,就叫罚唱词。在温州,真个是:凡有井水处,皆能歌鼓词。

  温州鼓词,亦称唱词。因艺人大多为盲人,故又称瞽词、盲词。又因常于家门外敲打唱的,又称门头敲。最早盛行于瑞安城乡,故称瑞安鼓词。后流行温州整个地区,才统称温州鼓词。民国瑞安先贤张棡《杜隐园日记》载:“晚,是处搭一戏台,悬灯结彩,雇一盲人唱《陈十四收妖故事》。台下男女环价坐,听者不下千余人。少年妇女浓妆艳服,轻摇圆扇,露坐至五更始返……”这是历史上瑞安鼓词在城乡活动的记录,也说明了群众对这一说唱艺术的喜爱。

  据统计,新中国成立初期,瑞安就有词场47家。城乡听众不但能就近到词场听唱,还可以听瑞安广播站点播的瑞安词场节目。群众的喜爱,促使了艺人队伍的壮大。据1986年统计,瑞安有鼓词艺人197人,若以每一位艺人每年演唱100场,每场听众150人计,年听众总数量可达近300万人次。若把温州各县市区的鼓词艺人队伍、鼓词听众作统计,那总数更是令人惊奇。

  鼓词在温州,源远流长。有说发源于南宋,是宋室南迁时从北方带过来的说唱艺术。而温州鼓词艺人世代相传,也说他们的“祖师爷”是唐明皇的叔叔。这皇叔从小聪明,善诗文,谙音律。后因病瞽目,亲尝失明之苦,乃教盲人唱鼓词以自娱,于是民间便有了鼓词。这虽是传说,但也并非空穴来风。曲艺界称:唐代敦煌变文是后世各种说唱文学的先驱,则自在情理之中。

  从温州鼓词的发展脉络看,来源除唐代的变文或曲子词外,还与宋代以来的鼓子词、诸宫调、陶真等曲种有关。鼓子词、陶真等都是宋代流行的一种说唱伎艺,其特点是说唱相间,伴奏乐器主要用鼓。温州鼓词大致如此。

  鼓词伴奏除鼓外,还加牛筋琴,那是后来的事。有说清光绪中叶后,瑞安一位叫广全的艺人又把五弦发展到七弦,才有了牛筋琴。又说鼓词牛筋琴的创造者是陈昌牌。陈昌牌(1865-1947),又名老牌先,号称天下一,瞽目,平阳县鳌江镇滨海村人。在清光绪中叶时,陈昌牌认为演唱鼓词专靠一个扁鼓作配器太单调,受永嘉一位鼓词艺人把弹棉花用的牛筋缚在椅脚上敲的启发,经过多日苦思研究,终于想出了用一块弓形长方形的梧桐板,制作成长62厘米、宽32厘米,厚3.8厘米,用竹码作琴线填子,排成梯形作音阶,两头用硬木做框架,框两头拧上螺丝可以松紧作校音,用一杆小竹签在牛筋弦上敲打发音。牛筋琴能发出宫、商、角、徵、羽五个浑厚、柔美、响亮清脆的声音,而且具有传音远的特色,能奏出小曲小调。

  总之,不管是广全还是老牌先,牛筋琴的发明是鼓词发展的一个里程碑。

  鼓词最早见诸文字的,是陆游的《小舟游近村,舍舟步归》诗。诗曰:夕阳古柳赵家庄,负鼓盲翁正作场,身后是非谁管得,满村听说蔡中郎。据说这是陆游赴闽上任经过温州农村看到的景象而写的,说明南宋时温州已有鼓词了。鼓词再见诸文字的,是清代赵钧的《过来语》。其中说:嘉庆、道光年间,有白门松最善唱词,到处皆悬灯结彩,倾动一时。白门松,就是清乾、嘉年间瑞安的鼓词名师。白门松不只是赵钧作过评价,项芳兰(1859—1909)《午堤集》中也有提及,说:瞽者白门松,工唱词,远近争致之……

  可见,从南宋、明、清至今日,吾温州乡人享受、瑞安鼓词之时日久远矣!

  温州人之鼓词情结,还在于瑞安鼓词艺术上的雅俗共赏,流传深广。

  瑞安鼓词是使用瑞安方言的一种说唱艺术。为何以瑞安方言来演唱鼓词呢?其原因有三:一是较之其他县区,瑞安鼓词之风尤盛。二是瑞安城关方言喷口重,宜辨别;声调多变,富有音乐性。三是瑞安城关方言音韵部少,每韵部包含的字数多,善于表达内容及便于艺人记忆背诵。当然,其最主要的原因,就是最盛于瑞安。就因这个原因,鼓词最早就叫瑞安鼓词。

  瑞安鼓词的演唱形式分大词和平词两种,以一人演唱为常见。大词,宜唱经卷书。流传词目有《南游》,民间又称大词为娘娘词。清郭钟岳的《瓯江竹枝词》曰:呼邻结伴去烧香,迎庙高台对夕阳,锦绣一丛齐坐听,盲词村鼓唱娘娘。此即唱大词。平词,适合演唱以传书、小说编成的词目。瑞安鼓词的形式也好,是以一人演唱(单档)为主,也有双档、多档的。双档,习惯上称为唱对词,或二男、或二女,若一男一女,那是夫妻档、兄妹档。

  上世纪70年代末,瑞安排练了以瑞安鼓词曲调为基础的鼓词剧《秋江赶船》《寡妇门前》,参加温州地区曲艺会演,并巡回演出,这些都是鼓词形式的创新。

  瑞安鼓词的内容,大都取材于历史小说和民间传说。分其类别,大致有神话类、历史类、武侠类、世情类、公案类,其中以表现朝廷的忠奸斗争,社会上的颂善惩恶,家庭的悲欢离合和爱情故事居多。

  瑞安鼓词有说有唱,以唱为主,代言叙事相结合,行词流畅,音节谐和,长于抒情,善于叙事。其文体韵散相间,诗文合璧。散文部分,包括叙述语言和人物语言。叙述语言以第三人称出现,有表(白)、评(白)之分。表(白)用来叙述故事、刻划人物、说明事件、描绘环境,同时,还对人物性格成长的某些特点、事件发展的某些环节、环境气氛演变的某些方面作适当的交代和说明。评(白),即表演者对故事、人物或某一事件发表评议,人物语言以第一人称出现,有对白、独白、咕白等。咕白,是人物抒发内心情思,类似戏剧中的旁白。

  鼓词的韵文包括三个部分:唱句、含句、数板句。唱句中间换韵,以道白后换韵为好,也可以在唱句中直接换韵。唱句用韵,避免连用相同字或同音字。唱句有表唱、人物唱之分,意义与表白、人物白相同。含句是词中人物韵白,有台引、定场诗、出场白等。其声韵要求和唱句同,句式不限于七言。念句可套用曲牌,如《点绛唇》《扑灯蛾》等。数板句大都采用三、五字相同的句式,上句平仄不拘,下句押韵。用韵平仄均可,一般押仄声韵。韵字要求同一声调,或上、或下、或入,一韵到底。数板句除两一韵的特殊用法外,中间不宜换韵。

  瑞安鼓词的唱腔、伴奏音乐是在不断借鉴、创新中发展起来的。原始的鼓词曲调平板单调,基本上是吟哦式的上下句结构。后来,艺人们吸收了民间小调、田歌来充实鼓词音乐。鼓词音乐真正起重大变化,在新中国成立后的数十年间体现得最为明显。阮世池、郑明钦等著名艺人,借鉴吸收了诸如越剧、瓯剧、高腔、梆子、黄梅戏等戏曲音乐为己用,并不同程度地套用戏曲曲牌音乐,形成了各自不同唱腔的艺术流派,丰富和发展了鼓词音乐。于是,瑞安鼓词不仅在词目上,而且在音乐上同上述戏曲剧种及其他曲种有着密切的关系。在瑞安鼓词的发展历史上,曾出现过不少名艺人。他们在表演上各具特色,有的重唱,有的重白,有的擅长抒情,有的擅长叙事,有的擅长琴鼓伴奏。文武粗细,异彩纷呈。

  正因了鼓词有如此多的名师的不断创新,便有了许多别的艺术所没有的优势,使鼓词上得了厅堂、下得了田垟,雅俗共赏。在温州城乡,凡士农工商、五行八作,无不趋之若鹜。

  鼓词情结不仅瑞安有,温州各地,几乎人人皆有。

  我自小就在母亲的膝上背上听鼓词了。我的家乡乐清虽没有瑞安那样盛行鼓词,但唱词听词之风,还是流行的。我母亲是个词迷,凡村里镇里有唱词活动的,她都一场不落地追着听。她去听词,总带着我。从四五岁开始,我就伏在母背上听,躺在母亲膝盖上听。听听睡睡,睡睡听听。时间长了,不由得对鼓词有了兴趣。我院子里的一位邻居,虽是个泥水匠,却是业余词师。每晚工毕回家,总在道坦里唱词,我们全院子几十口人,都围着他听词。

  我小时经常听的专业唱词先生也多,但只记得一位叫进顺先生,我们都称进顺先,是进顺先生的简称。进顺先是盲人,看不见台下听词的人有多少,常担心台下人走散了没人听冷场,就唱着唱着发问:台下还有人么?台下人便大声发喊:人多险(人很多)哎!声音响,说明人多,进顺先便唱得有劲;声音轻,说明人少,进顺先便唱得冇劲。有时候进顺先唱着唱着打瞌充了,台下发声喊,进顺先一个激灵醒过来,接上故事继续唱,天衣无缝。这就是进顺先的本事。一次进顺先唱完词,问台下人还有人吗?台下只剩一个细儿(小孩)了,答:有一个哎。进顺先愣一下,激动了,对细儿说:你,知音哪!细儿说:我不知音。我等你座下的这条凳,这条凳是我的,我等凳端归。等凳端归也是知音啊!进顺先还是激动,就收这细儿当徒弟。后来,我把这事写进小说,题目叫《陈三瞎子》,在《江南》上刊登后颇受欢迎。

  我写陈三瞎子是编的,而写《琴声汩汩抒衷曲》的词师倒是真的,是阮世池先生。

  那是1980年,我在平阳读书。一次从温州到平阳经过瑞安时,特意去采访了阮先生。

  阮世池(1928.9.11- ),瑞安人。浙江省文化厅首批命名的民间艺术家、温州鼓词阮派创始人,人称阿池老师。17岁时,以唱《五凤图》《十二红》成名,新中国成立初期,就担任瑞安曲艺改进会副主席。他敢于突破旧框框,善于吸取民间俗语及其他艺术门类之长,咬字准,吐字清,道白通俗,唱词婉约妩媚,以刻划大家闺秀、小家碧玉和农村妇姑见长,形成了纤细华美之独特风格,影响广泛,被人们称为阮派。当年民间就有几句话,说:林朝藩的劲,叶岳生的文,管华山的神,郑声淦的琴,阮世池的音。这是对五大名师的点评,可见阮先生嗓音之好。他的唱词我听过几次。一次在南岳上庄村,我去听词时,看到台下人山人海,却鸦雀无声,那情景让我震撼。出于对阿池老师的崇拜,我那次特意采写了这篇文章。在文章中,我写了阿池老师对我讲鼓词发展的历史,讲老牌先创造牛筋琴的故事,讲他自己在鼓词唱腔上独辟蹊径的创新经过等。《琴声汩汩抒衷曲》发表在1980年8月10日的《浙南日报》上,得到好评。

  除了写词师,我自己也有两次鼓词的实践。一次是参加鼓词的演出,一次是参加鼓词的创作。

  参加鼓词的演出是1976年。那年我参加浙江省曲艺调演,正好平阳的王瑞芳老师有一个根据京剧《杜鹃山》改编的鼓词开篇《家住安源》也参加演出。《家住安源》原本只是一位女词师自弹琵琶自演唱的,王老师觉得音乐太单薄,就叫我用二胡伴奏,他自己再用扁鼓和牛筋琴助兴。记得走台时,台上的强灯光一打,王老师的牛筋琴的牛筋热胀了,音调一下子变低,弄得王老师手忙脚乱。正式演出时,那个鼓词开篇很轰动。因鼓词旋律优美,女词师又用瑞安话唱,唱词的发音与幻灯上的字幕大相径庭,观众一句不懂却又非常喜欢,于是又惊又喜,热烈鼓掌,赢得满堂彩。我作为二胡伴奏,也沾光不少。鼓词的创作是在1977年。我以鼓词的形式写了近三百行唱词的曲艺节目《送雨衣》,寄给《杭州文艺》(《西湖》的前身)。去年出版文集《砚边杂俎》,我把这篇《送雨衣》翻出来收入集中时,百感交集。我就想:《送雨衣》是我最早创作的文学作品,那时散文、小说都未曾开写,还未决定今后走什么路。倘若这篇曲艺作品发表,我也许不会写小说散文了。我也许会按鼓词创作这条路走下去,最终成为一个温州鼓词的专业或半专业的曲艺家也未可知呢!

  总之,我至今一直认为,鼓词是最美的曲艺形式。与其他地方的曲艺比,只有苏州评弹能与之媲美。那曲调、那旋律、那句子,都很优美。如开篇诗:春日春山春水流,春田春草放春牛,春花开在春园里,春鸟飞歇春树头……那文字、唱腔柔美如涓涓流水,让人陶醉。

  我至今一直认为,瑞安的鼓词是最明显、最具特色的温州元素,什么瓯剧啊,什么《叮叮当》啊,都不是。因为,它们都没有鼓词流传深广。我还一直认为,凡反映温州题材的电影、电视剧,都应该用瑞安鼓词作主题歌或背景音乐。偏偏都没有。就是电视剧《温州一家人》用《对乌》作主题歌,我也觉得没有鼓词合适。我为这些影视剧编导没有想到这一点而遗憾。我曾想,如果我的小说被改编为电影、电视(至今没这机会),我一定要坚持用瑞安话唱的鼓词曲调作主题歌和背景音乐。因为,当我每晚听到温州电视台《百晓讲新闻》的尾曲《温州是个好地方》的时候,都血脉偾张、心潮起伏。因为它的最后一句:“你讲嬉爽勿嬉爽——”那是完完全全的鼓词曲调啊!这鼓词曲调切中温州人的要害,触动温州人的软肋,搅起温州人的一切乡思、乡忆、乡恋、乡愁,让它们一股脑地涌上你的心头,使得你哪怕是铮铮铁骨的七尺男儿,也都心软了,情动了,眼眶湿润了……

  这就是温州人的鼓词情结,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纠结,一个才下心头又上眉头的情感焦点啊……(刘文起)

  (刘文起简介:浙江省作家协会原副主席,曾任温州市文联主席,温州晚报总编辑。中国作协会员,著有小说集《梅龙镇三贤》《馋》,散文集《百合花》《天下风色》《人旅书艺》《除夜吟》,长篇纪实《世纪之路》等16部)

  

(编辑:贾洁楠)

中共瑞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瑞安日报承办 瑞安市广播电视台协办

浙新[2004(7)] 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 0039 浙ICP备05017990号-1

温州网提供技术服务 瑞安网 版权所有 广告刊例

地址:瑞安市安福路瑞安日报社 电话:0577-66886688 E-mail:ruianxww@126.com

极速快三是官方彩票